2012年11月21日

偶感

答辩的时间改在本月30日了,感觉突然又放松了很多。论文的评审,专家好像没有发现什么关键问题,只是提出一些不痛不痒的建议。但自己知道存在的问题,还是要完善一下的。现在想赶紧结束这论文的事,专心于下一件任务。

每天同时要处理几件事情,虽然说想按照白天和晚上,但总觉得不在状态。经常会羡慕计算机,能处理多进程,几十个进程毫无压力。导师说每天都很重要,要有所收获,积少成多。

前几天有优惠买了好多的书,两拨共买了原价500多的书,十几本,实际花了250多,感觉挺值的,尤其是一些一直以来想收藏的书如以《算法导论》和《深入理解计算机系统》为代表。自从有了Kindle后买书少了,不过这次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近期忙里偷闲或者不务正业的看了些学术无关的书。《沉思录》这本书语言有点晦涩。《Pride & Prejudice》好久还是停留在75%的进度。《呼啸山庄》总觉得最后希斯克利夫那段怪怪的,结局略显世俗化。《霍乱时期的爱情》不太喜欢男主人公那放荡的生活,相对来说还是喜欢作者的《百年孤独》。找时间把《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看完,毕竟给小朋友看得,语言简单,也不长,电影看过了解剧情,应该很快可以搞定的。《Jane Eyre》已下载,不知何时开动。前几天西区图书馆转了转,发现这本书《青年必读书手册》很不错,优惠时期买入了,里面的书没看过几本,好在有Kindle,获取想看的书还是很容易的,以此为蓝本开始阅读,争取年底把豆瓣里面的已读记录从90刷到100。

那天在西区颐园发现那里的豆浆挺好喝的,比东区三号楼食堂里面的好多了,虽然是贵了0.5元。这学期西区到东区的末班车时间改了,从原来的22:00改成22:30,晚上从图书馆出来后,只好在西区转了转,好像对西区概念还是停留在图书馆、颐园、校车站牌这几个地方。有个疑问,西区图书馆I分类以及东区图书馆A-E的书在那,一直没找到,有谁知道啊?

研究生的数学建模获得了一等奖,也算是近期来最让人开心的一件事情了,如果颁奖典礼学校能报销相关的费用,真的想去上海交通大学去一趟,毕竟还是没去过上海。也不知道12月8日那几天有没有时间,还有其官方微博的主页君说到:“只要你来交大,主页菌可以全程接待哟。PS: 主页君可是美眉哟。So: 加油吧”,哈哈。

原来在qq邮箱里面查看好友的日志也是有痕迹的啊,之前还傻乎乎的点击以为不会留下足迹的,不过也没什么。

Google Reader 很强大,订阅一些东西挺好的,不过中国知网的期刊RSS订阅没有搞定,国外的一些数据库倒是很容易搞定。校园网好像也就图书馆网站提供RSS订阅,校主页、新闻网都没有,太落后了。

不知道过几天毕业后学校还让不让住宿舍了,前几天宿管还查了宿舍,说另外两个空床位不让住人,命令赶紧搬走,不过大家弄游击战术,早起把床铺收起,晚上在铺开,这几天也松懈了只是卷卷了,宿管好像也没怎么管。对了我的住宿费还没交,这学期没补助还交学费,论文送审费还要先自己垫付,总之找家里要了不少钱,自己好久没有搞到收入了,或许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不过会好起来的。

其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喜好刻橡皮章的女生的报道,发现和高手比起来,自己之前刻的真是太小巫或者就是小丑了,有意思的是我用的和她一样的黄色的刻刀,日本产的。

之前承诺过毕业后给实验室留个光盘,把自己一些自己做过的东西放在里面,或许还有些许的价值。自己的一大堆的书好像大多都舍不得丢,确切的说还没怎么看,难道真的是bibliomania.

就像以前和同学吹嘘说我移动硬盘里面的软件价值几百万,现在Kindle里面的图书也该有价值好几千了,一些英文的书一本都好几百了吧。

前些天下雪时,看到蚯蚓,不知道怎么也有像对蛇一样的恐惧,不过有时候很同情下雨时跑出地下的蚯蚓,因为他们有时出太阳时没能及时回去,也就没回去了。

在实验室把黄花酢浆草种子种下,好久了,还是没有动静。不过那棵西红柿苗倒是很强大,已经结出了两个小柿子了,不过还是不要碰西红柿的苗,那种气味太不友好了。好像现在季节适合养水仙了,“天下水仙数漳州”,去年没买些回来实在遗憾。

工院大楼晚上值班的人员都很尽职也很辛苦,三号楼值班的就不一样了,晚一点时在睡觉,有时打扰他们了,还有些微词。

听说Kindle要进入中国了,我想到时价格肯定比目前的水货贵。Kindle DXG 停产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出大尺寸的了,我的可以绝版收藏了。

图书馆的自助复印机使用起来挺简单的,复印了个手掌挺好玩的,因为初中时在一家复印店里就见过复印的手掌,觉得挺好玩的,但一直没机会实现,要是在复印店里说要复印个手掌,估计绝对很傻。至于自助打印,理论上应该有客户端软件的,一直没找到。

有没有什么好的树叶保存方法,除了夹书里,捡到的两片很大的梧桐叶和鹅掌楸叶子,因保存不善,变样了。

今年五月才发现其实图书馆闭馆音乐为两种随机选择的一个是《Going Home》另一个是《Jasmine Flower》都是Kenny G 的萨克斯名曲。其中以《Jasmine Flower》概率大些,以前一直以为都是《Going Home》。到头来重回大一时那种上自习的感觉,也别有一番趣味。

图书馆的检索机没有屏蔽IPV6,可以访问纯IPV6的网站,也可以通过sixxs.org访问一些IPV4网站,另外该机器用的是Ubuntu Linux。

早就据说要建新图书馆,现在到方案设计阶段了,好像一开始选在幼儿园那里,现在定在工院东,三号楼北的那个拐角,不过这样也好,是不是三号楼这一宅男楼的宅们能少宅些多到旁边的图书馆去转转。

那天在别的实验室看到了显微镜,想当初初中毕业暑假在田边看守不让麻雀偷吃稻谷时幻想得到三大件:好多书、电脑、显微镜。现在来说显微镜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的用途了,但毕竟是很久远的梦想,还是兴奋了很久。或许现在对计算机着迷以及疯狂的买书和当年的三大件梦想有着强烈的相关。

还是那天帮一同学写一小程序,一开始以为很简单,结果前后花了一下午和晚上,虽然之后还是觉得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时间消耗大大超过了预期。过于乐观的时间估计的确是一直自己的一大问题,很多次觉得自己在某一时间点前完成某一任务,但往往不行,也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虽然不能像书中提到的吧估计的时间提高一个单位阶然后乘2加1作为实际预留的时间,这主要是考虑软件工程中的许多不可预测性,但是直接乘2加1的方法倒是可以采用,也即如果自己感觉3天能完成的任务,实际预留安排7天来比较合适。

今年就业形式的确不容乐观,你看连常委都缩招了2名,看到这个笑话,真的笑了很久,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幽默的东西了。 下图也是很有意思的:

好吧,就像徐老师所说的,本文整个就是逻辑混乱。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