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黄花酢浆草

喜欢上黄花酢浆草源于以前实验室一盆芦荟下面的寄生的几簇。最奇特的的地方在于种子成熟后弹射的效果吧,当时常碰触其荚果,偶遇成熟的荚果其种子就会瞬间弹射出,这一刻感觉它们不是普通的植物,倒是有点像手心中逃跑的蚂蚱。后来才注意到其三片叶子成倒心形,同时有着那四叶幸运草的美丽传说,这样从对种子的好奇转变到对叶子的喜爱。

之后移栽种植了许多,最成功的要数暑假期间从公主楼前的篮球场边找的一株,其叶子比实验室的大,而且叶子更显的绿些。令人惊讶的是它们的生命是这样的旺盛,没过多久就占领了整个泡沫箱,从此以后每天到阳台边浇水,发呆的看看它们就成为了每天很例行的一件事。

有趣的是有篇文章介绍称其为蔬菜地的入侵物种,要怎么怎么防治,也有人称其为花盆的专业户。的确,它不也正是通过花盆走进我们的实验室,走进我们的认识了解喜爱中的吗。多少次不管在校园里,道路边的绿化上,还是这边的草坪上都常能见到它们的身影,每次见到后都会萌生一份怜爱之情。说到怜惜或许有点自作多情吗,它们坚强到都成杂草的地步,这些环境不正是它们喜爱的吗。对其的喜爱在乎之情或许更多和已发生的与其相关点滴事情有关吧。

搬家时就把整个泡沫箱带着了,在新的宿舍依旧长得旺盛,再后来一段时间自己无心照顾,只是把它们放在窗台上,被窗帘遮着。周末下午在宿舍突然注意到了它们,拉开窗帘,发现许多叶子枯萎了,但也有些新的叶子长出来了,只是比较小,没有起初挖据时叶子绿而大的特征了。之后花了些时间剪了剪枯死的枝叶,浇了些水,收集散落在周边的种子,同时按照习惯移栽了一颗小的植物带到了实验室去。

想起初中课文的一句话,“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我想它们会再次长的旺盛起来,自己也应该要“加快了脚步”。


九月中旬的几张图: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