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0日

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刷知乎的时候经常看到这句话,而自己只是觉得比较平淡,很难体会很深很深的感情色彩。不过顺便回顾了一下《项脊轩志》,记得当时高中初读以及现在再读,令自己影响比较深刻的总是“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因为自己成长过程中几乎一直就听着周围的亲人跟我说着和这句意思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只不过是不是文言文吧了。

        可能从小学起,由于自己的性格的原因不常与周边同龄的孩子一起玩,可能不太容易融入吧,平时也不太爱出门,也曾被亲戚嘲笑“大类女郎也”。当时可能对数学学的稍微好些,后来不断的学习成绩相比之下还挺好的,这种不淘气加学习好在别人看来真是完美的组合啊,就这样周边有的亲戚就对我寄予了一种甚至上升到家族读书荣誉的厚望。后来是我的一个堂姐先上的大学,完成了家族冲击大学梦的首发任务了,次年自己也上大学了,再后来研究生,之后博士生,亲戚们也就看淡了。这一点感觉很类似于现在中国的诺贝尔奖情节,没有的时候总看的很重很期待,或许不久有了之后才能渐渐的以平和的心态对待,而这样的心态才是健康的。

        现在每次回去的时候,好像再也没有人问考了多少分了,当然分数已是过去了,当下的关键可能是灌了多少水,不过这个太专业了, 总之已没有亲戚关心这个了。不过话题总是有的,有没有女朋友了,何时带回来看看,这成为了他们最常说的了,我想这也可能是长久不见的亲戚唯一能八卦的引起大家共鸣的话题了,难不成要问计算机视觉中物体检测的最新方法,或者《项脊轩志》为什么没被《古文观止》收录,哈哈。

        总觉得也想让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但是从大的方向来看,自己走的路却又很大众化,平凡的世界里的平凡的人。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