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9日

赵家少女

        最近重读郁达夫的散文时,突然好奇“却整整地恼乱了我两年的童心”的那一位赵家少女最后怎么样了?作者只写到去杭州考中学的前一天晚上的事,那后来呢?好在是名人,总有后人对其一生的经历感兴趣。其长子郁天民先生对作者写的自传进行了相关的研究,其中就有涉及赵家少女的的那篇[注1]

        原来作者除了自传外,关于这段经历还写了些自述诗,第八篇的注中提到“十三岁秋九月遇某氏于剧场”,这个初遇算是对自传的补充,后来就有了自传中相关内容。其自传的前几篇提到当时作者的家庭算是没落的地步,赵家当时是富有的人家,而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的确构成很大的壁垒。[[不久,赵家少女就由她的叔父做主,与一个富商子弟,据说还是作者的同学订婚(当地叫做“传红”)了]][注2]。接着就有了自述诗的第九篇的注中提到“罗敷陌上,相见已迟,与某某遇后,不交一言”。第十篇的注中提到“是岁秋,又遇某氏姐妹及某氏。英、皇嫁后,樊素亦与春归矣!”,而在诗中也只能感慨“杏花又逐东风嫁,添我情怀万斛愁”。再后来第十一首的注中“冬题诗春江第一楼壁,有‘惜花心事终何用,一寸柔情一寸灰’句”。[[据说,六年以后,一九一七年夏他归国省亲时,在故乡街头又看见过婚后怀孕,回娘家小住的赵家少女。到这时,他才极淡极淡地,只是远远地瞟了一下她的背影]]。

        从上面的诗句来看,“恼乱了我两年的童心”应是从初遇算到去考中学。但后来许多年仍然不时的被触动,只是已不再是童心了。

        如果按照中国传统的故事情节来推断自传中的后续发展,或许可以这样。第二天要去杭州考中学,或按照旧的思路来,然后一步一步的最后金榜题名,然后然后……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中国式的童话故事。

        研究这样的故事存在的不足之处是只有单方面的资料,真正的主角是怎么想的,好像没有这方面的信息。郁天民(1926-1987)写那篇分析文章的时提到赵家少女[[今尚健在,已是八十八岁的老太太了]],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过作者写的东西……

注1:论郁达夫的九篇自传 (五) 春愁 
注2:引用郁天民的分析用[[xxx]],作者的原句用“ xxx”,以示区别。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