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7日

追忆

        书本、作业、草稿,几次毕业与搬家,现仍能找到写着很傻的感触的大一课本和那画得乱麻麻的计算纸。照片、文档、短信,从数码播放器拍照到单反的照片,从各种小程序到各种大论文与设计以及自己敲打保存的特别短信,都留在硬盘中。

        偶尔想想,坚果和收藏爱好的结合,自己应该是属松鼠的才对。现每每回家时,总喜欢翻翻那初一的课本,想想那大斗笠下的姐姐和有些调皮的弟弟,想想那挖荠菜的馋丫头,想想那时上学的时光,是自己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了。也有许多晚上,对着电脑翻阅照片,想想过去的事过去的人,某些时光由于各种资料的相互印证,具体的日期一直清楚的记在脑中,可惜的是关于这边的时间点记忆并不多。

        父母说旧的不用的书籍太占空间建议卖掉,班主任说喜欢怀旧的人往往源于对现实不满,网上说怀旧一定程度上是安全感的缺乏。当姐姐结婚离开家的一刻,自己的眼睛有点湿了,以后家里少了一个人会是什么样的?当爸爸说准备砍掉门前的一排白杨的时候,自己提出了反对,十几年的大树突然没了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当某说准备请我吃饭的时候,我有点害怕,怕算是最后的晚餐,将来的事变化不定,还能见面吗?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被大人教唱一句“我麻[1]长大考大学”的句子,到现在偶有同学问我博士毕业后去哪里干什么,我只好回答还早还早。曾经我最喜欢的是与某谈过去,这样的话题一打开总不会冷场,现在这样的机会我想真的很难再有了,只得在这个比较偏僻的博客里写一些还是关于记录与回忆类的文章。关于将来,我希望某天的我除了能聊聊过去的往事,也能谈谈梦想与未来,嗯,这就是我的梦想。

[1]“麻”、“麻个”,方言音,明天的意思。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