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

取鱼刺

   要放假了,今天所里的人也少了,中午一开始到二楼的食堂看了看,不过没发现自己喜欢的菜,就到一楼去了。一楼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发现了剁椒鱼头,不只是鱼头,鱼肉的部分也挺多的,上面那一层红红的剁椒十分诱人,就选了这个。快吃到最后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感觉喉咙被鱼刺卡住了,不过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先用米饭使劲的咽几口,好像不行,接着用白菜豆腐,好像也没效果,来来回回东西全部吃完了。然后感觉正常咽东西没事,用力的话有点异物感,回到实验室后,在洗手间咳也没出来,使劲咽好像感觉异物感轻了不少,好像只有喝水时有能感觉出来。但是总是还在里面,可怕的事会不会刺很小已经扎入里面了,然后知乎一下,大家都反对吞咽的方法,建议去医院处理一下,医生用镜子一照,镊子一取就行了,好像很简单。

   本来想不动它,过一两天再看看,或许就没了,还不行再去医院,不过明天就回家了,家里那边的卫生院不知道行不行,所以索性就现在去医院吧。体验一下也行。然后查了一下,挂耳鼻喉科,这种小问题就直接去了最近的中关村医院,步行十几分钟。到后挂号,人不多,门诊全天,很快就轮到我了。医生问了一下什么情况,就说明了鱼刺的事,然后医生让张开嘴,好像用什么东西压住舌头,不过自己呕吐感太强,医生也没看到什么,然后就开了仪器检查的单子,让去缴费。多功能纤维鼻咽镜检查150元,光纸电子内镜显示分析50元,外加治疗费用2元。感觉有点贵啊,不过这个应该是正规的医院,当年考试体检就在这啊,又不是从百度搜的医院。还是解决鱼刺的问题比较重要,缴费,然后回治疗室。

   这次换了另一个房间,有检查成像的仪器,自己也有点紧张了,那些设备放入咽喉肯定会恶心想吐的。果然医生要求伸长舌头,还把舌头拉出来,然后放入探针之类的东西检查。没过几秒,探针接触的不知是口腔还是咽喉,反正就是很恶心,胃里的东西就吐了出来,护士急忙中递来的纸巾不够用也没用好,还是吐了一点在旁边的地面上,护士的语气中有点责怪的意味,然后叫保洁来清理。第一次好像没什么发现,然后医生又要开始了,自己感觉还没准备好,又等了等,不久第二次还是开始了,张嘴,伸舌头,拉舌头,放探针。这一次反映更强烈了,呕吐的比上次多了不少,上次的地面还没打扫这次又增加了一些,医生也没办法,说这么敏感,他们这里也没办法弄,可能只能去北医三院了。好在这次还是有发现的,好像看到了,不过没太清楚。就这样休息了几分钟后,第三次开始了,这一次可能有了上次的粗糙定位,搜寻的范围小了,医生终于能在我爆发前检查出了鱼刺的位置与图像了,终于检查结束了。

   然后就是取刺了,医生说要用麻药,不是用来止痛的,是防止呕吐的,然后自己被安排在走廊的座椅上,等医生来喷药。真的是喷药,张开嘴,小喷雾器的东西喷进咽喉处,味道不是很好,有点苦,有点消毒水的味道,其余不知怎么形容。医生说是用来麻醉舌根的,要求含着,不要咽下,不要张嘴,用鼻子呼吸。然后自己在走廊座椅上,头靠着椅背,表情痛苦状。几分钟后医生又来了,要求将上次的药以及口水咽下,然后又开始喷了,这一次有点多,有点想吐的感觉,可能麻药开始起作用了,没吐出来。然后是第三次喷药,还是有点吐的感觉,医生说药最多只能喷5次,不行的话也没办法了。不久是第四次喷药,这次好像没什么反应了,喉咙和舌根感觉不受自己控制了,药物的味道好明显。过了不一会,第五次喷药开始了,这一次喷的特别的多,应该是最后一次了,自己也完全没反应了,喷完后闭眼靠在椅子上,像是奄奄一息的病人。

   不久医生将我召唤进了治疗室,开始准备取刺了。协助的护士换了,可能是被之前的惨装吓怕了。然后还是原来的医生还是熟悉的仪器,这一次医生手里多了一个装备,应该是夹子之类的,并把向外拉舌头的重任交给了我。我觉得又要经历胃里翻江倒海,嘴里口吐白沫的痛苦了。谁知眼睛一闭,很快医生就将设备取出了,想不到这么快就解决了,毫无呕吐感,这个麻药还真的很神奇。看了一下取出的刺,还不小,然后准备收藏之,医生说一小时内不要喝水,谢过医生之后就先在走廊里给鱼刺拍照片留恋。护士还特意提醒要放在黑色的背景下才比较容易拍的清楚,还说每次看到你们取鱼刺这么痛苦都不太敢吃鱼了,然后得知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敏感的,有的人很容易就取出了。

   在回去的路上,喉咙感觉很难受,口腔里产生不少的口水,想想既然不能喝水也就不能咽口水了,就这样每经过一颗大树就将大口的口水吐在树根下,共计有四五次,也不顾什么素质道德了。回实验室后,2点多一点,算起来整个过程包括来回路程100分钟左右。40分钟后感觉麻药作用消失了,一切都正常了。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