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

马铃薯

      关于马铃薯,好像小时候吃得不多,记得当时家里的菜园里面也会种一些,但是长出来的个头小,产量少,所以对其吃的印象不深。
      对于产量少这一点在读研后才明白,原来马铃薯直接留种会导致毒素不断残留,产量下降。而记得当时挖出来的马铃薯吃大的,留小的做种,这进一步导致了品种的退化。后来发现优质的马铃薯能有接近红薯的尺寸,而当年菜园里面的平均也就乒乓球大一些。
      高中起,才接触马铃薯较多,食堂长青菜——土豆丝。不过给我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一直到现在自己也不喜欢土豆丝。前几年暑假去无锡,父母所在的建筑工地,回学校的时候带了一些煮的马铃薯在火车上吃,那一次才发现马铃薯也可以这么好吃。后来好像也没吃到直接空煮的土豆。最接近的算是土豆泥了,不过加糖了,口感不太一样,而且贵了不知多少倍。
      上周在宿舍食堂发现有煮的马铃薯卖,直接买了一个,还不错。后来想了想,如果多买几个带到实验室,即可以作为下午的零食,也可以适当推迟晚餐的时间,而且既便宜又健康。昨天今天就试了试,还挺管饿的,今天下午吃了两个,到现在还不太饿。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