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

柿子

      前几天去买水果的时候见到了新上市的柿子,长得挺大的,而且和以前家里面的不一样,这个又大又扁平,被称为磨盘柿,甚是好看。家里以前也有棵柿子树,后来由于在院子里面的位置不太好就被砍了。印象中爸妈都喜欢吃柿子,包括软柿子、“懒”柿子、柿饼,而我一直以来对柿子谈不上喜欢与不喜欢。觉得这柿子挺好看的就买了一个,是硬的,以为是“懒”过的,可以直接吃的,谁知结算时被提醒要放熟才能吃。

      将柿子弄熟,无论实践上还是理论上自己都算经验丰富,把苹果和柿子扎在一个塑料袋里面,用苹果释放的乙烯催熟,故而又买了个苹果。另一种催熟方式,“懒”柿子,家里做法是将柿子放在盆里,用水淹没,上面覆盖一层浑身有绒毛的一种野生草本有异香的植物。这种植物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懒”好后的柿子还是硬的,有一股那绒毛植物的清香,和软柿子比起来,有一种截然不同的脆甜的口感。一种水果,软硬两种吃法。

      后来一次买水果时发现了有些软的柿子,又买了。这几天发现柿子很软了,就准备尝尝。还是熟悉的味道与口感,特别是其中有几块不是很软有点硬的部分,比较有嚼劲,要是没有这来支撑,软柿子可能就更软了,吃完好久才发现是无籽的。不过比起来口感与味道,我还是觉得颜值更吸引人。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