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9日

鸡年寒假

  • 腊月廿五,早上火车到合肥,转大巴,道路不顺畅,在车里感觉晕且难受,到后大姐夫开车来接,到家后一家人齐聚,感觉咸干炒青菜加蒜苗特别好吃,靠这吃了好几碗饭,下午一起去城里面,转超市,晚饭吃于以鹅为特色的餐馆,有点不划算,饭后又转了转超市,买了两罐糖蒜。
  • 腊月廿六,去舅舅吃饭,饭后自己走小路回去,过河时,原来的桥塌了,幸好旁边有位老者告诉我靠上游有个新修的小桥,快到家时路遇鬼塘,新修了,蓄水容量大多了,下午搬个椅子在院子里面看书晒太阳,挺惬意,期间大妈、堂嫂有过来串门,问了一些经典问题,我也尝试转移方向岔开话题。
  • 腊月廿七,上午外面转转,遇到在晒太阳的爷爷,聊了聊,说到新修的水塘,提到周边田地的历史,当年是两家人所有,一家自己种,另一家雇了人,之后自己种的被定位中农,后者就不幸划为地主阶级了,还提到了各种历史往事,下午二姐送了两条鱼过来,我与爸爸去田边砍茅草,发现一大株苍耳,弄几个粘在毛拖鞋上挺好玩的。
  • 腊月廿八,早上正在睡觉,堂姐家孩子过来,后我们一起去别人家吃席,我们去的早,未开始,就去了村部旁边的小店,蹭网,后回去路过小学同学家,就进去坐了一会,不久她家来有客人我们就回去了,吃席,饭后我们就回家了,后发现外甥算是第一次去,按理说有红包,主人家或许忘了,我们就又回去了,坐在院子里面,也不好直接开口要,过了一会时间,觉得不可能了,就扫兴的回去了。下午二姐又过来,送了米粉和虾米,做虾米羹,闲着无事我把虾米好好清洗了,还挑选了几个活泼健壮的养在纸杯里,最后羹没做好,不太好吃,晚上我送二姐回去,计算了一下路程,约一公里十分钟。
  • 腊月廿九,爸爸贴春联,以前小的时候我特别积极帮忙,现在感觉没必要那么认真,随便贴贴就好了,就在院子里看书,太阳不错。
  • 腊月三十,过年了,早上吃炖鸡,中午吃正餐,习惯上以盐腌制的肉类为主,上午一直以来爸妈讨论的是今年的工钱还没拿到,电话各种联系,饭后去别的县去追要工钱了,我一个人在家,看看书,下午四点左右收到邮件,关于论文的事情,然后决定提前回去,原定于初八晚上走,现决定初六早上走。之后四姑妈和她的两个女儿,也即我的表姐和表妹,过来了,因为她们俩回来的晚,没赶上上次给姥姥也就我的奶奶上坟烧纸,今天特地过来的,然后叫我一起过去帮忙,感觉姑妈有点迷信,没让表妹家的孩子过去,说什么上次表姐家孩子过去后回家生病了,表妹夫也没过去,可能要照看孩子或者是外人的缘故吧,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有烧纸时各种礼节性的要求,我和表姐表妹好像就没那么在乎了。晚上爸妈回来后,要债不顺,晚饭期间突然停电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恢复了。晚饭后妈妈去同族的亲戚家说是帮他家女儿介绍对象,结果未成。看春晚,没认真看,在家群里面发红包抢红包。
  • 正月初一,去年堂姐家有老人去世,按规矩初一亲戚去她家,算是再次缅怀过去的人。去后人不过,姐夫那边的亲戚我不认识。饭后堂哥要我帮他重装系统,就在堂姐家下载了个系统。期间和堂姐以及她家的孩子聊天,本来我和她家两个孩子相差十岁以内,言语间相互调侃也和正常,但堂姐偶尔对她家孩子教育说,他是你们舅舅,说话不能怎么没大没小的,想想还是挺好玩,辈份大一级也能压点人。回家后就去装系统,比较顺利,就是电脑慢,费时间。
  • 正月初二,家里来了不少人,早上在大妈家吃的,说是早饭,也是正餐的配置,硬菜加米饭,饭后见到了好多一年才能见到一次的亲戚,有比我年长的,有比我辈份小的,我三堂姐家的孩子,在玩手机游戏,二堂姐家的女儿好几年不怎么见到,朋友圈里面代理美瞳,我在一旁看他们玩游戏王者荣耀,然后瞎吹说高手都是用电脑并加手柄玩LOL的,被他们鄙视了。中午饭在我家,开了两大桌,还是很挤,饭后大家又建了个临时群玩红包,我大姐家7岁的孩子,也用她妈妈的手机在抢,眼睛盯着手机,手指时刻准备着,看着着实有趣,最后她也收获颇丰。晚饭不知为何开在了两家,大妈家和二妈家。晚上大姐和她第二个小孩子留在家里没回去,看着姐姐给孩子喂奶粉、换尿布、哄睡觉,照顾孩子挺累人的。晚上烘碳火,烤红薯,吃起来挺香的。
  • 正月初三,今天大家去看望小姑妈,我没有去,准备自己一个人在家弄点吃的,谁料不久后二姑妈、二姑父和他们的外孙女来了,原来他们不知道大家的安排,我就随他们在大妈家吃饭,就我们五个人,二姑妈的外甥女我不太熟,她也不太愿意和我说话,然后我强行找她交谈问问题,什么几岁几年纪什么地方上学等等,她很烦不理我。饭后原先他们是准备等我爸妈他们回来的,后来这外孙女实在不想在这待了哭闹着要回去,他们就早早回去了。
  • 正月初四,原先按照有人来准备的,后来没人来了,就准备去姥姥家了,带的礼物主要是酒了,中午在大舅家吃的,比较丰盛,我的桌前很快堆满了各种骨头残渣,当然最多的是泥鳅刺了。大舅家的大女婿一直在修洗车用的水泵,我们吃时候一直没过了,说是不弄好不吃,后来也没弄好。刚上大学那会,每次过来时,大舅豪爽,我也豪爽,每次都喝好多的啤酒,后来打算不喝酒了,每次过来大舅都会提到,当年我还是能喝不少的,怎么现在不喝了。由于初六老舅家孩子结婚,这几天大家都在准备,我小姨负责杀黄鳝,我们一堆人围观,一开始感觉还是有点血腥的,看多了就无所谓了。不过小姨说虽然她敢杀这些黄鳝甲鱼之类的,但她自己从来不吃这些。晚饭在老舅家吃的,同样很丰盛。由于我姥姥家孩子比我奶奶家孩子少,故每次到这边来人少,一桌能坐下,能好好吃,相反别人到我家来,人太多了,完全没有家庭聚会吃饭的感觉,有点像食堂。
  • 正月初五,上午到我三爷爷的女儿家喝喜酒,亲戚太多,完全没有概念和印象。自己能完全了解的是我爷爷家的亲戚,这些春节正月期间是走动的,而我爷爷兄弟家里亲戚一般是各种大事如婚丧嫁取才去吃席的。饭后我们转战老舅家,虽是明天结婚,但今晚也有饭局,我就是来吃饭也不帮忙,有些无聊。到终于吃饭时,一桌人不是很熟在一次吃饭,有些奇怪。饭后表姐夫开车送我们回去,到家后收拾一下东西准备走了,还是遇到经典的场景,爸妈说走怎么早带点腌制的肉类去,不然到学校就吃不到了,我觉得带麻烦吃也麻烦就拒绝,从大学至今一直都这样。
  • 正月初六,早上早起,吃了稀饭,大姐夫和大姐开车过来送我到车站,路上人很少,很快就到了,下车后姐姐晕车吐的很严重,快分别时姐姐给了我些钱作为零花,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推来推去还接受了。火车站改造,差点没找到临时的进站口。到了北京后地铁回去,到西直门想起原来票没退,就下车到北京北站,准备退票,谁知该站现在不能退了,又回到地铁,吃了点东西,准备去北京站,退票很顺利,之后准备回去发现等地铁人太多,就去了马路对面的地铁口,人少,但是分时段开放进站,总之花了20多分钟才坐上地铁,到后,找了小黄车骑回去,感觉骑起来特别费力难受,估计是坐垫太低了,忍一会就到了。

Posted in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