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2日

桑果

      所里的草坪上种了许多奇怪的树,感觉像是被人随意栽的一样,品种很乱,有许多松科的树,两棵石榴树,一棵香椿树,一棵桑树,一棵大柳树,一颗核桃树,还有一些未细观察的树种。桑树作为园林的树种还是挺少见的,每年春夏之交掉落的满地桑果给清理带来一定的麻烦,而且也容易招揽各种虫子蚂蚁之类的东西。面对诱人的桑果,自己也不敢尝一尝,所里经常通知打农药,而且看上去灰尘也挺多的。
      关于的桑树的记忆,总觉得不那么美满。小学附近有块为养蚕而种植的桑林,但是不让别人随便进入采桑果,理由是怕别人破坏树枝树叶,这其实挺合理的,只是当时觉得有种美食在旁边而不可得的遗憾。后来不养蚕了,林子也没有了。有一年发现在上学的路上,某家门口有棵大桑树,一般人够不着枝叶,需爬上去才能摘到果子,于是在中午上学期间,有大胆的学生爬上去摘桑果,下面的跟着沾光解解馋。不几天,正在欢乐的时候,主人家发现了,对这群放肆的孩子十分的不满,于是提出一桶据说是粪便的固液混合物,撒到树上,目的就是污染桑果。可惜了,人群散了,以后也没得吃了,后来听人说不是粪便而是大蒜水,不过队伍已经散了,况且主人已经表明态度了,一群小学生还能怎么样,本身也并不占理。后来家里从土房子搬到了砖房子,离原来的家有几百米,虽然很近,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全新的可供探索的地方了。离家不远的小池塘边上也有棵大桑树,可是他的桑叶很小,也不结果实,大人说这是棵树是公的,虽然有点可惜,不过那时我们和新村子里面的孩子在树下池塘边钓虾玩水,玩的也挺开心。根据姓的不同,孩子也有不同的派系,我们和异姓的孩子的关系自然没有同本家孩子的关系好,最明显的是钓虾时地盘的占领和诱饵的等生产资料的共享方面,现在想想还挺有意思的。后来初中的时候,学校不远的地方又有大片养蚕用的桑林,某周五放学后,几人一起去摘桑果吃,同样被主人发现,呵斥出去了。

Posted in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