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5日

齐头蒿记

       本地人在农历三月三有吃齐头蒿粑粑的习惯,根据传说这一天晚上睡觉时有鬼勾魂,只有吃了齐头蒿粑粑才能bā(方言,通“粘”)住魂,保平安。齐头蒿粑粑用料有三种:米粉、腊肉、齐头蒿。米粉即大米碾碎后的粉,腊肉一般是过年剩下的,齐头蒿一般可野外获取。

      以前每到这个时段,可到野外去采集,虽然不是很多,但也基本够用。近些年齐头蒿大热,村民纷纷将野外的齐头蒿连根挖掘自己种植,使得周边野外的齐头蒿存量几乎为零。如果自己也想种植,只有两种方法:1)找别人要种子播种,2)从别人种植的植株中分根栽培。第一种方法初步尝试了,但没有弄到种子,第二种有一定破坏性,就没有麻烦别人了。有一天姐夫送来了蒿子准备做粑粑,我想起有文献提到用组织培养繁殖,其中的继代繁殖和扦插几乎一个道理,同时查过文献齐头蒿是菊科植物,菊科有些植物就是靠扦插繁殖的,综上大概率推测这蒿子扦插繁殖也是可以的。

      首先筛选几棵茎干粗壮的蒿子,扎好泡入水中


       一个多星期后,有些长了很长的根,有些还是停留在愈伤组织阶段,先全部种下


      种下时比较脆弱,需要防晒补水,二十几天后已经长了不少新叶子


       几个月后已经成很高了


      次年春天从根茎处膨发出了许多嫩蒿子

      一个意外的发现,周边土壤以及水泥地的收缩缝中也长出了许多小苗,原来是去年耽误收集种子了,种子都被风吹走了,今年长出了这么多小苗。不过蒿子就是蒿子,生命力和繁殖力这么强。为什么在野外蒿子繁殖能力并不强,一种可能是营养因素,还有就是可能野火吧。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