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5日

意难平

       前段时间院墙的砖洞里经常有像麻雀的鸟出入,一开始以为是麻雀,麻雀这种成群结对袭击院落的鸟儿总让人有几分厌恶感。后来发现其实不是麻雀,坐在屋内透过窗户偶尔看见这鸟儿进出墙壁的破洞倒也有几分乐趣。这种鸟儿应该是喜欢以洞穴为巢穴来孵化后代吧,趁鸟儿不在,用手电打光看了一下其洞穴里面,除了一些干草,竟然有一张卫生纸,是凸点压纹的那种,正是家里用的品种,不知道这鸟儿是怎么弄到的。后来五一假期,爸爸用水泥将剩余没有抹灰的墙面粉刷了。我建议将那个洞口保留,可惜没被采纳,就这样鸟儿的洞穴被封了。虽然里面还没有鸟蛋,但是鸟儿失去了他们精心打造的巢穴,之后再也没有看到这种鸟儿在院子里出现了。再在院子里游荡,总觉的少了一些东西。如果当时详细测量一下洞穴的位置,然后抹灰刚结束时重新开出洞穴,这样即不影响抹灰操作,也可以保留洞穴,可惜当时自己没有做。

     今天发现楼上的墙角又有燕子在筑巢,相比楼下过道横梁上的家燕刚刚孵化出了小燕子来说,这燕子才开始筑巢算是有点迟了。细观察燕子背部有些黄色,与下面的家燕黑白色有些不一样,查资料得知这是金腰燕,巢穴和家燕也不一样。家燕巢穴比较简单,半碗状,而金腰燕是曲颈瓶状,巢穴主要部分是封闭的,只留一个小口子,以前爷爷家里有这样的燕窝,以前只知道这是一种不同的燕子,今天才知道是金腰燕。

       小家燕孵化了,金腰燕来筑巢了,可惜洞穴的鸟儿却走了,连学名也没留下。

Posted in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RSS feed for this post.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